欢迎来到辽宁体育直播

绕得过对赌的坎 跳不出减值的陷阱

正文:

对赌协议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效力性强制规定,不存在《合同法》所规定之无效情形的,应认定为有效,反之无效。不过,至少从目前来看,法院不是不可以认可股东之间对赌协议的效力,但股东与目标公司之间的对赌协议如果违反了公司资本维持原则,有可能损害债权人利益,则对其协议效力一般情况下应该是否定的。有关维护对赌协议效力的诉请能否获得支持,归根结底取决于是否具备法律和事实上的履行可能。如果目标公司为对赌提供担保已经经过了充分完整的内部程序,对于交易背景和具体条款均已为公司股东所知悉,且公司在这一系列的停止交易中获得发展所需资金的同时,公司和公司全体股东均可从中获益,也不至于不分青红皂白一概不予认可。

泰坦科技回复上交所问询函的公告显示,在泰坦科技的资本运作过程中,至少存在着四次对赌协议,其中既有以盈利能力为条件的对赌,也有以上市为条件的对赌。在2016年6月30日前在新三板上市的对赌,虽然由于公司已于2015年12月成功挂牌新三板而成为已完成项目,但在2018年12月31日前在国内主板、中小板、创业板、港交所、美国证券市场等完成公开发行上市的承诺则赫然出现在新三板招股说明书,不过,根据上述对上交所问询函的回复,泰坦科技与相关投资机构似乎已就在上述主板、中小板、创业板上市的时间改为2019年12月31日前达成了某种默契,否则,时隔四年的两份文件为何出现不同的表述,不免令人费解。泰坦科技以在此次申请科创板IPO之前这些对赌已经全部结束或清理回复上交所的问询,这样的说法是否可信,恐怕也难免不是没有问题的。尽管如此,在上交所上市委看来,泰坦科技未能披露业务模式和业务实质,未能准确披露核心技术和先进性,以及依靠核心技术开展生产经营的情况,已经足以否决其IPO申请。这是否也可以说,其是否如实披露了有关对赌协议的问题,与生搬硬套科创属性的问题相比,已经无足轻重了呢?

一些带有业绩对赌协议的并购重组,往往由于对并购标的的高估值而带来很高的商誉。这些过高的商誉在短时间内迅速装扮了相关上市公司业绩,不久,就不可避免地遭遇了业绩承诺无法兑现或兑现不到位的尴尬。按照现在的会计处理方法,计提商誉减值不仅给相关上市公司带来了人为调节利润的空间,也在一定程度上不妨可以免去通过司法途径徒劳而无益的维权之累。不过,这种大比例计提商誉的行为给投资者所带来的无妄之灾也是无可名状的。一方面,股价走势像过山车一样令人防不胜防,另一方面,在会计政策的挡箭牌面前,无辜受损的投资者却欲诉无门,只能睁着眼睛吃哑巴亏。

现行法律和监管政策怎样才能有效地遏制对赌行为的走火入魔,是维护法律严肃性监管有效性的一个重要课题,也是关系到上市公司稳定和保护投资者利益亟待解决的一个大问题。这个问题如果得不到更为切实有效的解决,那么,投资者即使绕得过上市对赌的坎,也未必能够跳得出业绩对赌所带来的商誉一忽儿增值一忽儿又减值的陷阱。

在泰坦科技上市被否的理由中,有一个似乎未被提及的细节,那就是上市对赌。毫无疑问,泰坦科技是存在上市对赌协议的。那么,上交所上市委在否决泰坦科技上市申请的时候,为什么只字未提这个显然也并不符合此前证监会关于IPO首发企业清理对赌协议制度性安排的问题呢?

posted @ 20-02-03 01:25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辽宁体育直播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

搜索引擎导航: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